主页 > 定义事例 >只有香如故──林义雄家书:选举—抢着要当僕人的怪事 >
只有香如故──林义雄家书:选举—抢着要当僕人的怪事

    奂均:

    要对一个单独的人的性格做一公正估计,长期耐心观察和大量后天知识,均不可少。最伟大的天才尚且常做不到这一点,难道我们能假定一般大众做得到?人民既无时间,也无方法去做这一类考察。他们的结论,都是对表面特徵的肤浅理解而仓促形成的。所以,常发生这种情形:各种骗子知道如何讨好人民,而人民最忠实的友人却反而做不到这一点。」这是托克维尔(AlexisdeTocqueville)对选举所做的观察和分析。

    只有香如故──林义雄家书:选举—抢着要当僕人的怪事

    可是民主国家的公职人员,无论是行政官员或议员,都必须由人民直接或间接选出,没有选举,民主就无从实施,所以即使经常不能成功地选出好的公职人员,也仍然不得不一再地办理选举。作为国家主人的人民,即使没能力、没时间去考察候选人的性格来区分好坏,至少心中要有一些尺度来作为防身罩,以免使得骗子得逞。 

    爸爸长年近身观察各类候选人,归纳出下列各种竞选行为,即使不是骗术,也是为获得选票所做的权宜手段,这种行为越多、程度越严重的候选人,就越不可能成为好的公职人员。

    一、轻诺必然寡信

    在竞选期间承诺越多越大的候选人,越不可能实现他的诺言。政治工作有它先天性人力、物力的限制,即使是一个总统,所能实现的也不会太多。在台湾,有人选总统承诺四年任期内国民所得增加到三万美金,稍微有点经济常识的人,就会知道依照近年来经济发展的情势,那是不可能达到的;稍微有点政治常识的人,也会知道国民所得是不是提高,不是总统的职权能左右的。

    提出这种政见的人,想来也不会笨到连这种普通常识也没有,他会提这种政见也只不过说来让大家听着高兴而已。所以人民必须明白,候选人为了使你高兴,甚至会答应你在没有河的地方造一座桥。政见和承诺大多听听就好,不必太当真,我们听承诺的目的,只是用来判断候选人是不是诚恳而已,承诺越多越大的候选人越不诚恳,成为好的公职人员的可能性就越低。

    二、刻意讨好选民的候选人,不会成为好的公职人员 

    每一项公职,如果认真地做,必然是繁杂的工作、沉重的责任,真正有心有能力去做好这工作的人,人民求他都不一定愿意来做,他哪里可能去讨好选民。爸爸读大学时,曾有一位教授,国民党要他去当监察委员,他答应了,那时监察委员由省市议会选出,提名后,市党部安排他去拜会议员,他不肯去,弄得党部没法,只好说那幺由党部出钱请议员吃饭,只要他来亮亮相说几句话拜託拜託,他也不肯。这是我见过的最有格调的候选人,我不知道他做监委的表现如何,但却相信他绝不会输给其他委员,至少他绝不会失去监委应有的风骨。

    三、误把政治工作当成演艺事业的人,不会是好的公职人员

    做些好听的承诺,是讨好选民的方法之一。另外,近年来由于传播媒体的发达,演艺人员因娱乐大众而受到欢迎、成名得很快,因此一些政治人物也学起演艺人员,以各种奇巧的表演来争取民众的欢迎。日子一久,就把政治工作当成综艺节目来做,政治人物也就不务正业了。

    人民会有娱乐的需求,只是满足这种需求是演艺人员的事。古来帝王身边有大臣,也有优伶、侏儒等,大臣帮他处理国事,优伶、侏儒等插科打诨、说书唱游来娱乐他,两者工作性质不同,所需要的技能也不相同。明智的帝王知道,很少人能兼有这两种能力,所以不会要求大臣做优伶的工作,也不会让优伶干涉大臣的政务。民主国家的人民,也必须有这样的明智,才不会既要政治人物做大臣,又要他做优伶而误事。

    当然,演艺人员可以从政。雷根总统就是一个成功的例子。如果他没有那段丰富的演员经验,也许不能把总统的角色演得那幺好也不一定。但艺人从政以后就要认真地做政治工作,雷根会成功是因为他有能力并认真地在做着总统的工作,而不是他会演戏。又如义大利有位脱衣舞孃当选国会议员,这当然是好事,表示那是一个不歧视任何职业的进步社会。可是她当上议员后就必须认真去做开会、问政的事,不能再在议会中做脱衣表演,如果她以脱衣表演来换取其他议员同意她的提案,那更不成体统。

    政治人物也可转业到演艺界工作,不过似乎没见过成功的例子。虽然政治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表演,它必须表现出政治人物的学识、能力、理想和品德,不过这和演艺表演大不相同。一般政治人物所以会做演艺表演,是他小看了这项技巧,自大地以为自己什幺都会,却不知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的道理,所以表演起来不像就是不像,而成了寓言中那只愚笨可笑的驴子。(寓言的大意是:有只驴子看到小狗无所事事,整天绕着主人身边跳跃舞蹈,很受主人疼爱,而自己为主人负重拖磨,却得不到主人的关爱眼神,因此觉得很不公平。有一天竟也在主人面前跳起舞来,希望博得主人欢心,却弄得房中大乱,使主人大惊失色而把牠棒打了出去。)

    四、花大钱做竞选活动的人,不可能成为好的公职人员

    每个候选人都会告诉选民,他要服务大众、负担起公僕的责任。只是自古以来,天下就只有「卖身为奴」的故事,从来就不会有花了钱拜託人家收他为奴才的怪事。现今的民主选举,竟然会有那幺多的怪人,花大笔钞票卑躬屈膝拜託人民收他为僕人,岂不是旷古未有的奇蹟?了解了这项事实,就知道这种人不会成为好的公职人员。 

    不轻做承诺,或以演艺表演刻意讨好选民,不花大钱做浪费的竞选活动或购买选票,本来就是一个候选人应该有的正常作为。可是在落伍的政治文化下,上面那些不正常的作为却轻易地在台湾流行了六十年,并且渐渐习惯成自然,现在要找个完全不这样做的候选人,似乎不可能了。无可奈何下,我们只好用程度的深浅来做聊胜于无的区别了。 

    另外有一个方法,虽然不怎幺精确,却是比较简单方便,如果没有其他较好的评断标準,也不妨拿来一用。我们只要看看候选人是不是有能力在其他行业中,获得比政治工作更多的物质及精神利益。如果有,就比较可能会是好的公职人员,因为这至少表示他不必要以政治工作维生,而有一点公益牺牲的精神。换句话说,如果他不做政治工作,生活会比较轻鬆愉快,从政治工作上他并没什幺大好处可能得到,却又愿意投入政治工作,就比较可能是好的公职人员。 

    一九八七年六月我和朋友一起参访华盛顿总统的维农山庄,我们都觉得华盛顿能有这幺好的家居生活,当然不会想继续担任第三任的美国总统。美国开国先贤中许多都是家道富厚、不需靠公职的收入维持生活的人,而那时的美国公职大概也没厚利可图。或许不需顾及私人利益,也是他们能创建伟业的原因之一吧! 

    选举,需要人民能辨别候选人的好坏,这只有靠人民的水準不断地提升才能做到。不过如能在选举的制度和法规上,做点改进或许也会有一点帮助,这个我们下次再谈。

    祝 

    快乐 爸爸2013.9.12 

    我们的人民迟迟未能学得这样的智慧—要将有品德的人而不是有才干的人送进国会。—RalphWaldoEmerson 

    (编注:只有香如故:林义雄家书(上下两册)由圆神出版,即将于2月25日上市。)

    只有香如故──林义雄家书:选举—抢着要当僕人的怪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