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知识赏析 >只有马刺的波波可以?谈近期总教练与管理层「分手快乐」:鱼与熊 >
只有马刺的波波可以?谈近期总教练与管理层「分手快乐」:鱼与熊

    随着Tom Thibodeau的突然下课,他在明尼苏达灰狼短暂的篮球运营总裁生涯也随之结束。几年前才开始兴起的潮流——总教练兼任篮球运营总裁也许将就此落下帷幕。

    联盟现存的独苗是在圣安东尼奥拥有人事话语权的球队总裁Gregg Popovich,一位也许是NBA最伟大的教练。Popovich肯定不是那种模式的开创者,也并没有将它发扬光大,但在喜欢跟风的NBA联盟里,他俨然成了其他球队梦寐以求的模範代表。

    表面上看这种模式极其简单。考虑到篮球运营团队与教练团这两班人马会出现截然不同的意见,老闆们为了统一口径,乾脆将其合二为一。

    在如今这个人人都爱出风头但谁都不愿担责任的联盟里,他们认为这种模式不仅能够减少球队混乱局面的出现频率,还能遏制团队间相互指责的情况发生。球员们不可能讨好一边却得罪另一边,这正是矛盾所在。为了保持球队稳定,这种模式发展到最后,那个高高在上的位置常常会留给那些被看作是最佳教练的人。

    他们的人格魅力、作为球队的公众人物、在长达六个月时间里一天两次的媒体採访等等这些,在老闆面试时都是加分项,成功上位有时候仅仅就是因为老闆正在找一名领袖。

    「面谈的时候感觉棒极了。他们舌灿莲花,都是一流的公众演说家。你很容易就会被他们征服,」一位NBA总经理告诉Yahoo体育说道。「99%的老闆在买下球队之前都没有那些特质。Thibodeau就曾说服过(灰狼老闆)Glen Taylor。」

    在芝加哥的时候,Thibodeau与球队高层Gar Forman和John Paxson关係不和,最终在2015年分道扬镳,然后他便成为自由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教练。彼时,Stan-Van Gundy在结束辉煌的迈阿密以及随后的奥兰多时期后,加盟底特律成为球队的总教练兼总裁。所以他俩为了争取巩固自己位置的权利,没有人会说三道四。

    类似的还有很多,像快艇在Donald Sterling惨败收场后上任的Doc Rivers、老鹰继Danny Ferry下课后接任的Mike Budenholzer等等。

    然而,所有的这些教练一开始似乎就被授予太多超出他们能力之外的头衔。

    Budenholzer在这个位置上没能坐多久,而Rivers也早就声明他愿意交出快艇总裁这个职务。

    据报导,Van Gundy在身兼两职后并不希望仅仅在底特律执教,这也导致他在上赛季结束后遭到解僱。

    「新赛季一开始,教练就将满负荷运作,」一位球队老闆告诉Yahoo体育说道。「教练们的决定总是围绕着迫在眉睫的事情。他们的缺点就是没有长远的考虑。比赛一旦开始,教练就要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在司职球队管理层时,Rivers、Van Gundy和Thibodeau的运作模式都显而易见。每一笔运作都会涉及到他们搭档过的球员,最明显的例子要数Thibodeau——所以每当他引进曾经执教过的球员时,「森林牛」这个梗就会充斥于各路媒体的报导当中。

    从最开始在2017年选秀夜招来Jimmy Butler,到如今Butler主动寻求交易的尴尬局面,Thibodeau的缺点在Jimmy Butler的交易风波中暴露无遗。很多人都认为正是Thibodeau招牌的倔脾气导致这笔交易被拖了那幺长时间,如果换成一名经验更丰富的总经理,也许早就在夏天不动声响地送走Butler了。

    并不是说这些人当总裁有多幺差劲,而是作为教练的他们往往追求的是和谐,他们团队的任务就是让内部矛盾最小化,所以大部分高层都会抱着「赢在当下」的态度而不怎幺去关心未来。

    「这些教练们精力都很充沛,工作得心应手,」一位总经理告诉Yahoo体育说道。「然而你如果赋予他们超出其能力之外的职权,他们往往很难成功。」

    「就拿Phil Jackson来说吧。他堪称是伟大的篮球教练。你给他一些球员,他就能把他们团结起来赢下比赛。而你要让他当尼克的总裁,他就无从下手了。球队管理层和球队教练所需要的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能力。教练们的精力自始至终都是放在当下的每一天。他们要做的就是每天都去激发你的潜能。而在这个位置上,你还要做长远打算。」

    管理层和教练团上下一心也不是没有可能。在拥有绝对话语权的总经理R. C. Buford的带领下,圣安东尼奥就早已对这种模式轻车熟路。儘管Pat Riley的执教生涯结束有近20年了,但迈阿密热火还是能按照他的想法来打造和运作。在适当的冲突与相互尊重之间找到平衡,才能成就最佳的团队关係——这也是大多数老闆苦苦追求的目标。

    「我认为大部分优秀的教练都能慢慢适应总裁这个位置,」这个老闆告诉Yahoo说道。「问题在于,当这两个位置都归属一个人时,在赛季进行当中全身心扑在比赛上的教练是否还会有时间行使管理层的权利和职责。」




    上一篇: 下一篇: